<cite id="vbhhd"></cite>
    <cite id="vbhhd"></cite>
    <var id="vbhhd"><span id="vbhhd"></span></var>
    <var id="vbhhd"><strike id="vbhhd"></strike></var><ins id="vbhhd"><span id="vbhhd"></span></ins>
    <listing id="vbhhd"><dl id="vbhhd"><progress id="vbhhd"></progress></dl></listing>
    <noframes id="vbhhd">
    <cite id="vbhhd"><span id="vbhhd"></span></cite>
    <var id="vbhhd"></var>
    <del id="vbhhd"></del>
    <noframes id="vbhhd"><address id="vbhhd"><ruby id="vbhhd"></ruby></address>
    <cite id="vbhhd"></cite>

    主題: 天道酬勤————寒門出貴子

    • 黃首銘
    樓主回復
    • 閱讀:29938
    • 回復:2
    • 發表于:2016/2/29 15:54:02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高縣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天道酬勤————寒門出貴子
           ——記青年藝術家黃首銘先生


        過去的時間已經不復存在,但留給我們最多的便是時間的回憶與積淀。或許我們曾幻想著讓時光倒流,倒流到曾經那個純潔空靈的童年,不過又有誰能做到呢?在大家的內心世界里,過去的生活、經歷大概都只剩下那些零碎的回憶了吧……
        黃首銘,一個寒門學子的典型,在他的生命軌跡中,“知識改變命運,能力成就未來”這一至理名言的可信度無疑被無限放大了。他的過去,充滿了無窮的心酸與坎坷,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屹立風中,書寫著屬于自己的人生傳奇。
        一、苦澀的童年記憶
        6歲未滿,父親便因病撒手西去,家里的頂梁柱沒了,這讓本就清貧的農村之家更是雪上加霜。家里兄弟姐妹7個,全部靠母親打點零工、買賣蔬菜這樣的小本生意來維持全家人的生計,生活的清貧程度可想而知。在小學和初中階段,小首銘天剛亮就得幫生產隊割完100斤牛草才去讀書,下午放學回家還要幫生產隊割100斤牛草,因為100斤牛草生產隊要記3分的工分。早上一般都沒有吃早飯就去讀書,放學回家餓得受不了就將喂貓的碗洗干凈悄悄地偷豬食來吃,有一次被姐姐發現了,打得他鼻血長流。因為營養沒有及時跟上,以至于個子十分矮小,在班里經常受到同學們的欺負。
        13歲初中畢業后,年幼的黃首銘看到如此家境,便把繼續求學的機會交給了哥哥,只身一人來到宜賓市珙縣底洞鎮錘石子補貼家用。讓他記憶猶新的是,當時每筐石子2毛錢,可就是要掙這2毛錢也得花上一天的工夫,稍微偷點懶的話,任務就完不成了。就這樣堅持了一月有余,因為身體吃不消不得不停止這艱難的“工作”。

    一個偶然的機會,黃首銘被王世忠老師收為徒弟,學裱對聯。一心想著為家里分擔的他,學習起來格外認真。三個月后,他辭別恩師,在外祖母處借了20元做本錢,準備裱對聯賣,可因為學習時間短,學藝不精,20元血本無歸,哥哥見其欠下如此債務,打得他鼻血長流,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就算是這樣,他依然沒有灰心,認真總結自己的失敗之處,厚著臉皮又找外祖母借了10元,繼續自己裱對聯賣的“買賣”。這次,他成功了,不僅收回了成本,還淘到了屬于自己的第一桶“金”。雖說這桶“金”的數額不大,但足以讓一個涉世未深的孩子高興好一陣子。而且,更讓他高興的是,他的對聯不僅賣到了高縣來復鎮何湯之的店里,而且還賣到了高縣縣城楊老師的店里。
        楊老師看見黃首銘年幼,卻有如此的上進心,自食其力為家里分擔,便毅然收下他當徒弟,讓他跟著自己寫對聯做花圈。楊老師每天給他3毛錢早餐錢,他便對這3毛錢進行了再分配,其中2毛錢做早餐,余下的1毛錢積攢起來買筆和買墨,用來練字。
        在黃首銘的印象里,師娘特別兇,不好相處。晚上練字的時候,他不敢用老師家的電,只能一個人默默地跑到路燈下練習。夏天還好,在冬天的夜里,陣陣寒風吹過來,凍得他瑟瑟發抖。“練字入神了,哪里還管得了那么多。”他笑呵呵地告訴我們。
        記得有一次,師娘家用來砍柴的彎刀被紙蓋住了,找了半天沒找到,就硬說是他偷走了,對其亂打亂罵。自尊心極強的黃首銘,選擇了不辭而別,偷偷從老師店里拿了一幅花鳥字對聯回家,自學了2個月后終于有了一些功底,可以自如地寫花鳥字了。當他把花鳥字對聯還回去的時候,楊老師默默地點了點頭。或許,楊老師早已察覺,只是被他的學習精神所感動而沒有加以責備。就這樣,裱對聯賣又多了一門絕活,這讓他的對聯生意越發紅火起來。
        二、學藝路漫漫
        說起自己的學藝之路,黃首銘這樣告訴我們,“真正讓自己走上藝術這條道路,還得感謝高縣慶符鎮文化中心。是它讓我從一個學藝的‘門外漢’漸漸變成學藝追求者。”
        當時,高縣慶符鎮文化中心辦了一個書法培訓班,執教老師有范敬于、陳翼北、張道亨、陳澤貴、劉俊林等。因為自己個人的書法喜好,黃首銘選擇了以魏碑見長的范敬于,拜其為師,真正為自己的學藝之路打開了第一扇窗。如果說在這個培訓班如在書海里暢游,那苦澀的童年記憶給他留下的最值錢的東西就是——鍥而不舍和刻苦鉆研精神。
        在范老的精心調教下,黃首銘的書法水平有了突飛猛進的態勢。在魏碑、唐楷、行書等書體方面,他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風格。“童年的書法,或許只能稱為涂鴉或寫字;進入培訓班之后,寫字才能稱為書法。不管是一筆一劃,還是字的間架結構,都得講求‘準’字。”黃首銘如此坦言。
        在和他閑聊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他的身上仿佛有一層看不見的光暈——不滿足于現狀,不斷學習提高自己。照理說,書法入門了,繼續筆耕不輟足以養家糊口,何必還這樣瞎折騰呢?可是,他敢于給自己提高要求,“作為一個藝術追求者,光會寫還遠遠不夠,因為對于我來說,畢竟不是科班出生,理論水平方面十分匱乏,我的學習之路還很漫長。”
        為了進一步提高自己的書藝水平,在1998年,黃首銘進修于中央美術學院;2000年的時候,選修于中國書法家協會書法培訓中心研修班。經過培訓中心導師劉恒、李尚才、毛峰、董成柯、侯錫禹、田樹萇等先生的精心指導,他的書藝作品才真正出效果——既能走進尋常百姓家,又能登上大雅之堂。這或許才是“雅俗共賞”的至高境界吧!
        2013年5月,黃首銘有幸成為中國書法家協會張海先生資助的西部書界新秀系列書法研修班的成員。在于鐘華、鄭曉華、張國朝、陳振廉等導師的指導下,他的書藝、理論水平又上一個新的臺階,對書藝的研習又有了新的認識和理解。
        三、對話青年藝術家——黃首銘先生
        Question(以下簡稱Q):當我寫下“青年藝術家”這一稱呼的時候,我心里在想,稱您為青年藝術家,您心里一定很高興吧!您覺得頭銜、名利這些對您來說重要嗎?
        Answer(以下簡稱A):稱為青年書家也好,稱為書藝追求者也罷,這其實只是一個稱呼而已。至于你說的高興與否,我覺得不是因為別人給自己這樣一個頭銜而高興,而是因為自己多年的努力,現在得到了大家的一些認可而高興。頭銜、名利這些對于我們所有的人來說,不在于它能夠給我們帶來什么實質性的東西或利益,而是它可以作為自己學習的見證。說到這一點,我想任何人都不會例外,當然,我如此。
        Q:您的童年記憶是苦澀的,當時有過埋怨嗎?畢竟,據我所知,在兄弟姐妹的排行中,您最小,卻承擔了最多的責任。都說“鐵肩擔道義”,何況您當時年幼,只能算是“幼肩”哦!(一陣笑聲)
        A:經歷過70、80、90年代的人,心中肯定都有屬于自己的苦楚。不像現在的孩童,過的都是貴族般的生活,不會為吃穿發愁。在我的幼年時期,容不得我們挑三揀四,能吃飽穿暖就是最大的奢望了。對于我來說,當時我一心想著替家里減輕負擔,讓母親少一點操勞,哪里還有埋怨?根本沒有時間。可能,我算是長得太著急,屬于“少年老成”中的一員吧!
        Q:我對您的童年記憶比較感興趣,您不會介意吧!您提到師娘如此待您,最后選擇不告而別。現在,您后悔嗎?您說自己自尊心強,那您覺得自尊心強是好事還是壞事?
        A:要說后悔,我后悔的不是師娘的所作所為,我后悔的是自己沒有生在一個好的時代。我們沒有權利去苛責什么,畢竟在當時的大環境下,大家的日子都過得比較艱難。師娘的舉止,也只能說是迫不得已罷了。現在想想,或許我內心深處更多的是感激。也正因為如此,才會有我的今天。
        說到自尊心,我想每個人都有。不管是你,還是我。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自尊心強,有時候是好事,有時候也是壞事,這估計要看實際情況了。可能是我的運氣比較好,我那強烈的自尊心幫了我的大忙。
        Q:您的記憶里,有著苦難的記憶,也有著恩人的身影。我相信您也是一個心懷感恩的人。對于學習,我覺得您的自學能力很強,能告訴我們一些秘訣嗎?
        A:是的。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心懷感恩。在我看來,懷著感恩之心去做事,我們的動力會更大。學習能力的強弱,這得看付出者付出了多少。要說秘訣,我想應該是“天道酬勤”吧!畢竟,上天不會辜負一個勤勞的孩子。
        Q:現在的您,已經擁有了一定的影響力,可以說是“名利雙收”,這對于您對藝術的追求有影響嗎?
        A:其實,不管是處于哪個階段,我們始終是一個學習者。知識的海洋很寬廣,一個人的學習時間、精力這些都是有限的。誰又能說自己是“通才”呢?不滿足于現狀、不斷豐富自己、提高自己,我們才會真正感受到快樂。
        學藝路上有所獲,非但不會有所影響,反而能堅定自己繼續沿著藝術這條道路繼續走下去的信念。這應該是利大于弊吧!
        Q:和您聊天感覺時間過得很快,謝謝您為我們大家奉上了一筆自學成才的寶貴財富。我相信您的人生故事,一定會受到時代的青睞。
        A:謝謝!每個人的人生,都是精彩的。只有不斷為自己的人生譜曲,我們的生活才會變得與眾不同。



        四、后記

        黃首銘的人生故事,艱難自不必說,不停學習不停打拼終于得到了大家的認可。寥寥數語,或許難以記載他精彩紛呈的過往經歷,也難以感受他所經歷的情感變化,透過他的窗口,我們做的更多的,除了崇拜,應該還有追隨吧!

        當我敲下這些文字的時候,已是一月有余。《天道酬勤——寒門出貴子》現已成形,是為記!

     

    (文/浙江省溫嶺市新起點文化傳媒基地責任導師黃先偉)

     

     

     

     


    樸清之齋齋主:黃首銘(中國書法家協會西部新秀書法系列(理論)研修班成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書法注冊高級教師、四川省書法家協會會員、宜賓市書法家協會理事) 
    通聯: 四川省宜賓市高縣符江藝龍書畫藝術中心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645154  
    電話:13795819008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篮球比分直播

      <cite id="vbhhd"></cite>
      <cite id="vbhhd"></cite>
      <var id="vbhhd"><span id="vbhhd"></span></var>
      <var id="vbhhd"><strike id="vbhhd"></strike></var><ins id="vbhhd"><span id="vbhhd"></span></ins>
      <listing id="vbhhd"><dl id="vbhhd"><progress id="vbhhd"></progress></dl></listing>
      <noframes id="vbhhd">
      <cite id="vbhhd"><span id="vbhhd"></span></cite>
      <var id="vbhhd"></var>
      <del id="vbhhd"></del>
      <noframes id="vbhhd"><address id="vbhhd"><ruby id="vbhhd"></ruby></address>
      <cite id="vbhhd"></cite>

        <cite id="vbhhd"></cite>
        <cite id="vbhhd"></cite>
        <var id="vbhhd"><span id="vbhhd"></span></var>
        <var id="vbhhd"><strike id="vbhhd"></strike></var><ins id="vbhhd"><span id="vbhhd"></span></ins>
        <listing id="vbhhd"><dl id="vbhhd"><progress id="vbhhd"></progress></dl></listing>
        <noframes id="vbhhd">
        <cite id="vbhhd"><span id="vbhhd"></span></cite>
        <var id="vbhhd"></var>
        <del id="vbhhd"></del>
        <noframes id="vbhhd"><address id="vbhhd"><ruby id="vbhhd"></ruby></address>
        <cite id="vbhhd"></cite>